未分類

美媒:避免中美冲突不能只靠中国

【环球网军事 4月27日报道】美国《国家利益》双月刊网站4月22日刊发题为《“修昔底德陷阱”需要两方才能成立》的署名文章,作者澳大利亚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研究员梅丽登?瓦拉尔在文章中称,近来在安全界和国际关系界人们经常谈论“修昔底德陷阱”。更具体而言,是把中国和美国对号入座。但是这一理论应用的方式有两个不仅限于学术意义的重要问题。

    文章称,让我们为那些没有研究过古希腊历史的人们补习一下这段故事吧:修昔底德是一名历史学家,他撰写了《伯罗奔尼撒战争史》,战争在雅典帝国和以斯巴达为首的伯罗奔尼撒联盟之间展开。这场战争重塑了古希腊格局。之前拥有强大海上实力的、占统治地位的雅典帝国被摧毁,斯巴达从此成为主导性的大国。战争的经济代价是惊人的,令整个地区都受到了影响。修昔底德曾有一句名言:“雅典实力的增长及其在斯巴达引起的恐惧,使得战争不可避免。”

    现在“修昔底德陷阱”常用于指代中国实力增长带来的结构性改变并威胁到美国的观点。

    在当今环境下应用修昔底德的理论有两个问题。

    文章称,首先,一个常常被人们忽略的问题是“修昔底德陷阱”需要有两个参与者:一个崛起中的大国和一个现存大国。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今年1月访问华盛顿时表示,“如果中国战略的核心目标正如其所说的是避免‘修昔底德陷阱’,那我们就有理由期望中国的行动会经过慎重考虑,以减少而非增加发生冲突的可能性,而且中国应当努力安抚邻国,树立他们对中国想法的信心。”这番话十分契合该理论的一半部分:搅局一方大国实力的增长。

    但是,我们也应当关注该理论的另一半,即另一个大国的恐惧。与其把责任直接推给中国,让中国精心考虑其行动,降低发生冲突的可能性,现存大国也应有责任做同样的事情。我们是否可以说美国正在不遗余力地安抚局势?从中国的角度看恐怕并非如此。

    文章称,在我看来,随意应用“修昔底德陷阱”的第二个问题是当前人们对修昔底德理论的理解是前后颠倒的。修昔底德所描述的不是崛起大国对现存大国构成的威胁,而是已经占统治地位的大国??雅典帝国持续的发展和帝国主义政策,以及较弱的国家(斯巴达)对强国把目标对准自己的担忧。把这层含义翻译到当前语境下便是中国担忧美国的不断扩张。

    这是在咬文嚼字吗?并不是的,这是至关重要的。因为如果有影响力的人物误读历史,他们便会在崛起大国威胁取代统治大国时主张“战争的可能性更大”。这正是当今关于中美关系的观点。这个观点的结论是敦促美国和澳大利亚采取强硬行动遏制中国越发果敢的行动。

    文章称,这又回到了我的第一个观点:当我们讨论冲突的潜在原因时,不仅仅是崛起大国有责任循规蹈矩,维护和平稳定。现存大国对权力转移的担忧与崛起大国的扰乱性影响同样重要。

    当我们引用“修昔底德陷阱”等历史典故描述并解释当今地缘政治局势时,我们必须警惕没有曲解现状。我们用以认识复杂形势的语句并不是细枝末节:它们反映现状,更决定现状。

剧毒术士马文

留学中 Comp.Arch|RISCV|HPC|FPGA 最近沉迷明日方舟日服 联系方式请 discord 或者 weibo 私信。目前不在其他平台活动。 邮箱已更新为[email protected]。 看板娘:ほし先生♥

相关报告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按钮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