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员投稿

Ryzen 背后的小插曲

原文 :http://www.fortune.com/2017/06/28/amd-ai-chips-comeback/

本文为手撸翻译,如有错误请指正,谢谢!
Chipmaker AMD Makes a Big Bet on Brand-New Tech转载

透过四楼办公室的宽敞的窗户,Lisa Su能将AMD位于Austin的营地一览无余,包括正在测试全新芯片的实验室楼。在2016年的春天,Su 经常性地朝实验楼张望,更不用说联系在那里工作的员工了。很明显,她正非常急切地等待着Zeppelin芯片的到来。


Zeppelin 是AMD最新微处理器的代号,被设计用于PC、服务器端,不用多说,AMD的未来取决于它成功与否。而Lisa Su本人,也是微处理器工程的博士,2014年,她在这家芯片制造商销售惨淡之时接管了CEO的位置。Zeppelin是她努力恢复AMD产品线的第一颗果实,这是完全从零开始设计的芯片,目标是能吸引拥有高性能计算需求的消费者们。如果新产品能够有惊艳的表现,AMD就有机会逆转连年的亏损,甚至从Intel、Nvidia的阴影中挣脱出来。


img004.jpg

AMD 一直以来活在Intel和Nvidia的阴影之下

然而,Su 没有料想到的是,当Zeppelin最终抵达Austin大本营时,这将会是一场灾难。有一个设计上的缺陷甚至有可能摧毁AMD的整个Zeppelin项目。为此,项目的测试小组进入了Lisa Su所说的“阿波罗13号模式”??换句话说,永不言败。

img002.jpg

Lisa Su“Apollo 13 mode”–Failure was not an option


Louis Castro,负责监管整个芯片测试的流程,临时组建了一个80人的小组,检查第一批Zeppelin芯片,即Ryzen。但是就在测试即将开始的前一天夜晚,在2016年的4月,芯片设计小组的领头给Castro打了电话。一个瑕疵混过了设计者的计算机模拟,第一批芯片将会在到来时彻底报废,甚至无法启动一台电脑。如果这个问题不能被快速解决,芯片的发售将被耽搁数周甚至数月。而让情况更糟的是,Lisa Su正在8000英里,10个时区以外的印度进行商业活动。“在你的职业生涯里没有比这更重大的事了”Castro说,“我瘫坐在那里,胡思乱想,我的天哪,我到底应该做些什么?“

Lee Rusk,负责Zeppelin项目的一位工程师,联系晶圆厂让他们立即停止生产芯片。 Mark Papermaster,AMD的CTO,也联系了Lisa,告诉她这则坏消息。两位高管间的交谈非常急迫,但是都没有慌张。Lisa Su的态度非常坚决:测试不容拖延。

AMD的小组快速地进入了”阿波罗13号模式”。四个不同的小组进行了一场头脑风暴,试图想出解决工程样片的缺陷的办法。Lisa Su一回到Austin,她就径直奔向实验室,给予工程师小组鼓励的同时也给他们传达了讯息??“永不言败”。


img003.jpg

Lisa Su 在实验室中和Louis Castro(左三 穿着Ryzen T恤),Lee Rusk(最右 穿着polo),以及其他工程师
如今,电脑和手机的芯片简直复杂到令人抓狂。仅仅一片五分钱硬币大小的Ryzen芯片,拥有50亿个晶体管,超过100层。Castro的小分队发现的缺陷影响到了不到万分之一的微电路。如果缺陷处在芯片的深层,最底层的部分,修复它所需花费的时间可能对AMD来说是致命的。但是AMD上下还是松了口气,因为他们发现缺陷能够在晶圆厂用一个月解决。而且Castro的小分队找出了修复缺陷的方法,甚至不到一个月就搞定了。(人才)

很难说AMD有多么多么地需要一场胜利,一次全新的开始。这家公司近几年采用的策略??廉价且高性价比的芯片,每一两年推出略微改进的版本,并且放弃高端市场,已经不起作用了。在2007年到2016年之间,AMD的PC市场份额从23%跌到10%以下,服务器端,AMD甚至只有不到1%的份额。而且,整个PC行业也在萎缩,逐渐被移动设备代替。AMD已经连续5年亏损,在2015年最低只有不到40亿的营业额,比2011年低了39%。

 今天,AMD看上去没有那么容易灭绝了,这得大大地感谢Lisa Su。她的基于激进地重新设计芯片的策略能够让AMD蛙跳式地超越Intel和Nvidia。与此同时,她让AMD不再依赖PC,微软,索尼,任天堂都和AMD有合作。她甚至把服务器芯片设计授权给了中国的小伙伴。

第一批上市的Ryzen芯片就得到了强烈的反响。轻松超越之前40%的目标,与两倍价格的英特尔芯片打得有来有回。投资者们也很激动:AMD的股价,从不到$2涨到了$12。


img006.jpg

Lisa Su在AMD的总部。“我正在进行一场属于我的战争,而且乐在其中。”
以下是Lisa Su的原话:”I’m fighting my set of wars, and I’m having a great time,”Su said.”Each of you can pick a war that you want to fight, and you can win it.”

翻译:Hyc (知乎:山谷矿人)

剧毒术士马文

留学中 Comp.Arch|RISCV|HPC|FPGA 最近沉迷明日方舟日服 联系方式请 discord 或者 weibo 私信。目前不在其他平台活动。 邮箱已更新为[email protected]。 看板娘:ほし先生♥

相关文章

14 评论

  1. 欢迎~
    据说2nd Gen EPYC的IF和PCI-E比例将是可以现场调整的。

    1. @轮子妈:第二代EPYC应该是Zen 2
      Zen 2是该解决IF的某些不足了

  2. 苏妈绝对不是这一行的No.1,但绝对是最适合amd的CEO,下一步就是看amd能不能挺过最初几年的恢复期,而后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1. @在amd看大门:让时间来证明一切吧!最起码从现在来看,苏妈的决策还是相当明智的。

  3. “与此同时,她让AMD不再依赖PC,微软,索尼,任天堂都和AMD有合作。”
    半定制服务感觉 开始的更早一点吧..
    话说,现在有新人推文了嘛…

    1. @chnhi:嗯嗯,确实。我看的时候也觉得之前就有这些业务了。不过原文这样写也有一点道理吧,毕竟前几年amd确实在半定制上下了很大功夫的。
      新人第一次发帖,谢谢支持啦!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按钮
error: